• 1
您的位置:首页 >建校70周年主题征文>详细内容

建校70周年主题征文

薄萍萍:如此愉悦 如此奇特 如此苦恼

来源:法学教研部 发布时间:2020-05-28 12:31:44 【字体:

多年前芭蕉夜雨读齐邦媛先生的《巨流河》,先生用“如此愉悦,如此苦恼,如此奇特”形容自己洋洋洒洒一生,觉得甚是美妙,因此便寻章摘句写了篇回忆文,今日想起恍如昨日,2015年8月入职省委党校,忽然已五载,颠倒一下,觉得用“如此愉悦、如此奇特、如此苦恼”来形容我和党校的故事再合适不过。

如此愉悦

14年从重庆法院裸辞,背井离乡为了年少的爱情来到南昌,无友无业,对于二十几年顺风顺水的姑娘而言不知道有多挫败,但神奇的是擦过眼泪之后却依然咬牙宣称自己的选择不会错,幸运的是踩着年龄红线接到了党校的试讲通知,经过半个多月的居家屠杀式面壁训练,讲的公公、婆婆、老公五迷三道,终于终于接到了人事处的录用通知。那一刻,真的在内心感谢八辈祖宗,可能很多人来党校的感受没有我这样强烈,甚至后来有很多人跟我形容他们的试讲是如何轻松随意任性,但是听他们讲,我一点都不会认为这不公平,因为对于他们而言,这可能仅仅是一份工作,但是对我而言,在当时当刻,那是属于我的全部,属于我在江西在南昌所有的依托,也是在那一刻,我才真正在内心承认自己的选择没有错,在自己最无助最迷茫的时候,党校给了自己一个机会,所以那是一种无以言说的愉悦。想想看,生于沂蒙山区、学在歌乐山下、最终又能站在井冈红土地上工作,如此专如此红,可能只有缘分能够解释。这便是我对党校的初印象,愉悦、感恩。

如此奇特

不明原因造就了我的双重性格,在外看来天不怕地不怕,但其实内心敏感脆弱,也就是所谓的外强中干……虽然我很不想承认我是这种怂人,但是作为一名坚定的马克思主义唯物论者,客观事实不能否认。虽然党校之前也在机关工作过,但党校毕竟不同;虽然以前也感受过高校的课堂,但党校毕竟不同;虽然以前也有一些工作成绩,但党校毕竟不同;虽然以前也舒坦活了二十几年,但来党校了肯定不同……就是这样,如此奇特,女人何苦为难女人,我偏偏就是不肯放过自己,所有的事情都喜欢先让自己不安、恐惧,甚至崩溃。进入党校后,一切都很特别,我们的学员很特别,我们的课程很特别,我们的科研很特别,我们的工作很特别,所以在未知中一个人探索了半年有余,现在很喜欢法学教研部这种活泼认真的氛围,当然,本质上我们还是一支严肃负责、训练有素的专业教师队伍,不管他们怎么觉得,反正我觉得挺好,很喜欢这种感觉,我只希望这种奇特的新鲜感能够一直存在,至少一直在我心中。

如此苦恼

生活可以幽默,但工作不可以,因为它是安身立命之所在,马虎不得,这也正是我的烦恼所在。民商法专业毕业,来到党校后的转换是我最痛苦的,一方面不想放弃多年所学所爱,另一方面却在这种纠结中蹉跎了岁月,因为确实会有不适应,部门法在党校教学科研中的余地太小,必须要用大法学的视角进行,所以,这两年做的就是一件事,寻找。千万里我追寻着你,从山东追到重庆,从重庆追到南昌,可我在追什么至今不明。我要寻找适合的方向,要寻找适合的方式,寻找适合的姿态,不仅要适合自己,也要适合党校,唯有两全其美才能长久。这两年不停的捡也在不停的扔,很多原本舍不得扔的东西却因为时间,早已成为古董,无法再用;很多不想改变的方式却因为习惯,早已习以为常,融进生活;很多不想面对的事情却因为责任,也早已泰然处之,并有了新的感悟。这就是烦恼,喜好与需要的取舍、能力与目标的较量、责任与心态的平衡,想做的事和要做的事、能做的事和好做的事、自己的事和大家的事,很多时候,想的多,烦恼就越多,但生而为人,不想不思考,怎么能体现自己和其他动物的区别。所以经常有朋友取笑我,现在之所以会觉得痛苦、会觉得难过,说明我还没有放弃自己,说明我还有追求。真是这样么,我可能太不了解我自己。希望最终能证明自己不是自寻烦恼。

这就是这五年里我和党校之间的故事,姑且认为是一个温情、生动、催人奋进的故事吧。要说感悟,可能最大最认真最彻底的感悟就是认真工作、好好生活。认真工作是底气,好好生活是目标。做事做人一向奉行的原则是“尽人事,听天命”,无论是读书考证,还是备课上课,抑或是与人相处。以前读书的时候生怕有负父母,便五更晨起,萤窗苦读;在党校工作以后并没有感觉很放松,尤其是上课,每次主体班上课前总是惴惴不安,上课当天也必定早早出门生怕堵车或者半路出岔子,研究生上课更是如此,总不想辜负他们不辞辛苦的每一个周末;初入社会总感觉与人相处是麻烦的,也曾为此心烦意乱,但后来发现唯有真心才能换真心,杨绛先生曾说过:“当你身居高位时,看到的都是浮华春梦;当你身处卑微时,才有机缘看到世态真相”,这就是生活吧,万事坦诚为先,尽量不冷到冻伤别人,但也不要暖到烫伤自己,幸运的是,在党校我可以做一个“单纯”的自己,在党校这几年的所听所看所思所想都让我觉得,实实在在做一个彻彻底底的自己才是最重要的,要在党校扎根必须要做好人、上好课、发好文,岂不就是这么“简单”,但是大道至简、衍化至繁,要想练就真正的技术并非一日之功可成,所以,只能撸起袖子加油干了。

建校70年了,没能与党校一同栉风沐雨,不曾为党校今日添砖加瓦,有幸能够与她一起见证历史,惟愿能与党校休戚与共、互相成就。未来可期!